-白露-bailu

☆点我看帅气白露不一定在线简介☆
宫园厨本体!
凹凸安艾双吹
cp杂食而偏向安雷瑞嘉安艾
天雷安右
emmm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ω・)

“梦的世界无限广阔”

是水彩复健
想画出脑壳发光的效果但是因为手残人废激情翻车_(:з」∠)_
我娘:这个人是秃顶吗
我:?????
感jio草稿比勾线上色都好看(瘫)

寰宇间是谁的歌声在回响🎶
迟来的生贺!!
之前那个有点问题所以删了重发√

黄少生日快乐!!!!!!
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

【安雷】请呼唤我(完结篇)

☆CP向为安雷
☆私心设定安比雷高
☆是HE
☆在ooc的崖边疯狂挣扎
☆谁ky我揍谁
☆大概说完了观看愉快|ω・)

(下)

再次回到那个地方已经是两年以后。雷狮在雷王星重新树立起了皇子的形象。他已经是一个成功人士,手下几家大公司有序运转着。那天他和他的哥哥们又吵了一架,于是走出门随处晃悠,不知不觉到了车站。

他走到售票窗口排起队。排在他前面的人与售票员简单交流后接过一张翡翠色的车票后转身离开。雷狮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突然就伸手拍拍那人的肩。

“请问你坐的是哪一趟车?”

那人愣了一下,低头看一眼车票回答:“AL0504。”“好的谢谢。”雷狮回过头买了这趟车的票。“还有十分钟就开车了。”售票员提醒他,递过票。

雷狮凭着一双长腿快速前行,成功在开车前上了车。车厢里人不多。雷狮找到靠窗的座位坐下。星际列车已经离开了雷王星,小行星、陨石等各种天体从窗外快速划过,从窗子往外看,所有发光的天体都成了流星。雷狮把头靠在窗玻璃上,闭上了眼睛。

手机传来了振动。雷狮睁开眼,是日历事件的提示音。他打开日历,微微皱起了眉。

“与他相恋的第五年☆”

雷狮很快反应过来,删除了事件。手指快速敲击屏幕后,他按灭手机,靠在椅背上叹了口气。双手有些颤抖,心脏跳的难受。雷狮又闭上眼睛,打算睡一觉。

一路睡到了终点站。雷狮走出车站,一看这景色怎么这么熟悉,低头看见车票上的地点发现自己还是回来了。他怎么忘的了这里。他在这里生活了三年,什么样的记忆都有了。

来都来了,转转再走吧。雷狮这样对自己说。

两年没见,这里的变化很大。雷狮工作过的报社改成了杂志社;他住过的楼房被翻修了一遍;面包店早就转让了,现在那里经营着一家杂货铺,店主大爷坐在门口摇着蒲扇,雷狮进去买了瓶水。街心公园和小喷泉还在,他们曾在这在这里约过会。那个小山坡也在,只不过建上了个观景台,上面站着几个人,举着摄像机在摄影。他的眼光还不错。雷狮这样想着。雷狮已经能平静地想起关于安迷修的事了。他自认为这是一大进步。

天暗下来了。他独自走到海边的一处悬崖。他总喜欢坐在这里,吹着风和旁边的人聊天。雷狮握着一罐啤酒坐下。今天的风很大,他的头巾被风吹起来。吹着风喝着酒,雷狮竟感到有些微醺。

机车的轰鸣传入雷狮的耳朵。他皱了皱眉。几个青年骑着改造成夸张造型的摩托车,发出刺耳的怪笑。

“哟,这还有人啊。”他们边说话边摇着各式金属挂件哗哗响。雷狮有些烦躁,把手里的空啤酒罐捏扁。

“还挺暴躁。”他们嬉笑着,其中一个跨下车来。

“小伙子长的不错。我们老大喜欢男人,要不你跟我们回去陪他一晚,报酬……”“哐。”雷狮把罐子摔在那人脸上,慢悠悠的站起来,深紫色的眼睛沉沉地盯着面前一群人。

“竟然还打人?”那人一挥手,一群小喽啰拎着小刀棍棒下了车。

一群人扑向雷狮。雷狮果断还击,把他们的武器打到海里,揍趴下几个人,但也挨了几棍。喝了些酒,雷狮竟感到有些力不从心。

远处传来零碎的脚步声。有人过来了。被丢罐子的那个人从地上爬起来,走向雷狮,突然举起手中的匕首快速向雷狮的眼睛刺去——
雷狮猛地后退,用力推开那人。刀尖险险地划过眼角。他躲过了刀,却没发现自己已经退到崖边,被那人一推,掉下了悬崖。

他向大海坠去。在坠落的几秒里,他莫名想起来有个人能和二十多人对抗还只伤到手臂。他好像听到上面传来的惨叫,下一秒全身落入冰凉的海水。

雷狮觉得全身的骨头痛的要命。他费力的睁开眼睛,看见两块翡色的宝石在向他坠落。雷狮伸出手,又被另一只手紧紧握住。那双手的温度是雷狮在海里的最后知觉。

第一个恢复功能的感官是鼻子。雷狮闻到一股苏打水的味道,判断出自己是在医院。而若有若无的薄荷香大概是窗边的盆栽。听力也很快恢复他听见了四周轻轻的交谈和外面的脚步声。渐渐的全身恢复了知觉,他的手指触到柔软的被子和床单,但全身的疼痛感也猛地涌来,激得雷狮一皱眉。

“醒了?”床边坐着一个人。听见声音雷狮呼吸一滞,调动全身力气猛地睁开眼睛。

阳光洒在他脸上,照进他的眼睛里。他看到一头看上去很扎手的头发,一件白色的衬衫。

还有两块翡色的宝石。

安迷修就坐在他的旁边,带着和初次见面那时一样的温和笑容。雷狮感觉自己的心脏像被什么钝器划过。

“雷狮?”安迷修又开口了。雷狮深深地一吸气,眼泪却突然不受控制地落下来。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和安迷修在一起之后变得这么爱哭。安迷修轻轻的把手掌盖在雷狮的眼睛上。雷狮紧紧的抓住安迷修的手,哭的像个孩子。

最爱的人就在身旁,他们再也不想分开。

熟悉的薄荷味把雷狮包围,出逃的皇子放下了全部的戒备。安迷修轻轻抿起嘴唇,对面前展现出脆弱的爱人轻声说出一句:

“早安。”







————————————————————————
完结啦!!!!失踪了很久才更新非常抱歉!!!希望这篇能看得愉快!!!日常不知道还能bb什么就大喊一句安雷is rio!!!!!!!!!!!!

【安雷】请呼唤我(中)

☆CP向为安雷
☆私心设定安比雷高
☆在ooc的崖边疯狂挣扎
☆谁ky我揍谁
☆大概说完了观看愉快|ω・)

(中)

一个星期也实在不算很长。这天雷狮意外的起的早,反身扑醒安迷修后溜去洗漱。他们准备了一天吃过晚饭后向艾比埃米打过招呼,安迷修就带着雷狮上了公交车。

“你想带我去哪?”雷狮头倚着窗子问安迷修。“跟着我就好了。”安迷修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你不会想带我去摩天大楼吹风吧。雷狮腹诽。他可不希望安迷修坚持他那一贯的直男思想破坏了这次难得的约会。安迷修却只是偏头看着他笑,雷狮觉得自己的耳朵又变烫了。

安迷修带着雷狮转了车,又走了好一段路。安迷修选的的地方人很少,令雷狮感到惊喜。安迷修找了一片山坡,草长到小腿高,视野开阔,能看到大片的星空。

他们在草丛里坐下,抱着膝盖身子微微后仰,抬头看向晴朗无云的夜空。他们能看到山下海边码头上的星星灯火和熙攘的人群,下面的人看不见他们。风吹在他们脸上。雷狮的头巾飘起来。他突然站起来,坐到安迷修两腿之间,背靠着安迷修,后脑勺靠着他的胸膛。雷狮能感受到他的呼吸他的的心跳,能感受到他通过衣料传来的不高的体温。他靠在安迷修身上,身体随着呼吸起伏。安迷修不时帮他驱赶着蚊虫。雷狮几乎快要睡着了。安迷修唱起一支曲子,磁性而柔软的声音飘进雷狮的耳朵里。有点走调,但也并不难听。雷狮觉得他这样躺在安迷修怀里睡上一天也不错。

山下的人群突然嘈杂起来,发出阵阵惊呼。安迷修柔和的声音在雷狮的头顶响起。“你看。”雷狮抬起头,看到天鹅绒般的天空中有一道亮痕划过。是流星。他看到安迷修抬头闭上眼,在向流星许愿。月光照在他的脸上,显出脸部柔和流畅的线条。许愿的话……跟他一直在一起就好了。雷狮看着安迷修想。

流星雨并不是像电影中特效那样满天飞。不过是几十分钟划过一颗。雷狮很快就倦了,靠安迷修身上闭着眼睛,仰着头睡觉。山下的人群发出的声音不断。风吹着草,不时扫在雷狮的手臂上。突然他的唇触到了什么柔软的东西。他知道是安迷修低头吻了他。那人的鼻息呼到他的脸上。垂下的发丝扫着他的脸。他们感受着彼此的呼吸,时间都在此停步。

从山上下来,他们赶上了回家的晚班车。车上除了他们俩和司机没有其他人。车厢十分安静。安迷修有些累了,靠着后排的车窗睡着了。雷狮看着他的侧脸,悄悄勾起了嘴角

安迷修在睡梦中突然张开了嘴,嘴唇微微翕动。发出一串含糊不清的音节后吐出了一个名字:

“布伦达。”

雷狮的呼吸凝滞了。

雷狮一向喜欢安迷修的声音。安迷修在睡梦中发出呢喃,唇齿轻启,双唇轻碰,舌头微卷抵住上颚后分开。最后的气音容盈满了温柔。可他这样叫的不是雷狮,是“布伦达”。雷狮的心脏受到了沉重一击。他好像听过布伦达这个名字,有点耳熟,但记不起来是谁。如果能找出那个人是谁,雷狮甚至想把他抹杀掉,再像他在大学时做的那样,让所有人都离开安迷修。那时候就只有雷狮一人在他身边,他就能独占安迷修一人了。可他知道他不能那样做。他几乎咬破了自己的嘴唇。

雷狮突然变得慌张,下车时被安迷修搂着的腰身变得僵硬,躺在安迷修身边也彻夜难眠。平日里安迷修叫着他的名字,他也不像以前那样很快的做出反应。安迷修也终于发现了他的不对劲。“怎么了?”安迷修伸手抚上他的额头,眼里满是关切。“不。没怎么。”雷狮木纳的别开脑袋。冷漠。像是相知尚的陌生人

雷狮还是搬走了,回到那个过去的家。他的真实身份是雷王星旧皇室的三皇子。地位高贵。这是安迷修不知道的。

雷狮在凌晨就已经准备好。拖上箱子站在门口。房间里的人还睡着。要不要回去再看他一眼呢。他想。

算了吧。

雷狮跨出房子,轻轻关上门。将过去三年的温存以及带给他这一切的人,一起关在门后。

雷狮到机场时,时间还很早。他拖着行李箱坐在花坛边。

电话响了。来电显示安迷修。雷狮眉毛一挑,挂了电话。又打过来。又挂。电话再响,这次是一个陌生号码。雷狮犹豫一秒接起。

“喂?雷狮?你去哪儿了?你在哪儿?你没事儿吗?”安迷修在那头大声问着。不知道是因为天气凉了还是着急,他的声音有些颤抖。雷狮一言不发,沉默着。

“雷狮你怎么了?说话呀?你在哪我去找你……”
雷狮知道他在公共电话亭,知道他着急出门不会特意带钱,知道他在这种时候不会聪明到来机场车站这类地方来找人。他太了解安迷修了。

“雷狮?是我做错什么让你生气了吗?”是的。你犯了一个大错,让我几乎无法原谅你。

“雷狮你说句话让我听听你好不好?”骑士的声音里带上了哀求。雷狮咬着嘴唇。他知道他现在不能说话。他怕自己一开口,情绪就会不小心暴露出来。凉风吹乱了他的发丝,正如他现在混乱而矛盾的思绪。

回去吧。他都这样求你了。那只是个误会。说不定那个名字是他的某个老朋友呢。

离开吧。他心念着的不是你,是另一个人。那天你也看见听见了吧。

两个声音重复出现。那个人还在电话里说着。雷狮握紧了拳头。

“嘟——”那头断了。投进电话里的零钱用完了。雷狮猛地抬起头。铃声很快地又响起来。雷狮按下挂断,将手机关机,放进衣兜,拖起箱子走进机场。三皇子做事果断,不拖泥带水。这次却是个例外。但他最后还是为自己做了决定,踏上了离开的飞机。

雷狮到了雷王星后仍然不想回到皇室,也不想回他在雷王星的那间房子。他在表弟卡米尔家暂住,每天照样能吃能睡不时骑着摩托车到城郊高地上吹风。还是那个潇洒不羁的三皇子。但雷狮自己知道,自己的心脏有一个巨大的空缺,等待着什么来把它填满。他总坐在房间的窗台上打开窗户吹着风。卡米尔自然也不傻,大概能猜到让自家大哥失魂落魄的原因。但他也不多问。只是保持沉默。以沉默表达感情,这大概是雷王星皇室共有的性格。

又两周过去了。雷狮突然就想去自己的旧宅子看看。这几年他并不在雷王星,这里的仆人们也早就离开了。他看到门口的信筒里塞满了信,有几封露了半截在外面,有的已经被吹到地上。雷狮把它们取出来。除了几张广告传单外,其他都是一式的白色信封,都是一样的邮政编码。收件人一栏写着雷狮的名字。发件人是那个熟悉的人。安迷修。雷狮抿紧了唇。

“亲爱的雷狮。”

“原谅我动用了某些手段得到了你的身份和地址。你原来是一个皇子,这令我有些意外……”第一封信的背面带着一支干花。是蓝色的鸢尾花。

“亲爱的雷狮。”

“我还是不明白你为什么离开……”这一封是一支蒲公英。

“亲爱的雷狮。”天竺葵。

“亲爱的雷狮。”薄荷叶。

“亲爱的雷狮。”风信子。

一次一次写下这个称呼,一笔一划,刻骨铭心。

“亲爱的雷狮。”这是最近一封了

“一个月过去了,你仍然没有回应。原谅我,我要离开这里了。”

“昨天我去了酒馆。人们常说借酒能消愁。可当我喝下酒后,即使我确实已经有些意识不清,可我那颗空洞的心仍然跳动着。”

“我想你啊。雷狮。”

“天气变凉了。店里的花也差不多都凋谢了。你的紫罗兰开的很好,那颜色总能让我想到你的眼睛。”

“这大概是我给你的最后一封信了。”

“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就此再见吧。”

落款处笔迹整洁。信的背面照常带着干花。这次却有两支。

一支是他的紫罗兰。

还有一支,是白色的玫瑰。

这次的信封上没有发件地址,而安迷修离开了,去了一个雷狮不知道的地方。

雷狮握紧了手中的信,给卡米尔打了个电话。

“卡米尔,帮我查一下布伦达这个人。”雷狮的声音有些颤抖。

“布伦达?”卡米尔像是愣了一下。

“大哥你查这是……”

“是安迷修在梦里念出的名字。”雷狮深吸一口气,很快地吐出这句话。

“可……布伦达是大哥你小时候的名字啊。”

“什么?”雷狮的呼吸急促起来。

“布伦达不是你在十岁以前在皇室里的名字吗。,只是因为你一直不喜欢这个名字,很早就改了啊……”

雷狮听不到了。他想到了那个晴天的下午,他们在店里交换信件。雷狮的那一堆里好像有一本他在皇室教授那学习的时候用的本子。他又想到那人的低头,笑容,阳光,翡色宝石和他耳尖的温度。

有什么东西在这一刻崩塌了。

雷狮身为堂堂雷王星三皇子。,从小到大没受过什么委屈。却在这时候深深感到了无助。

他慢慢地蹲下身子,跪坐在地上。那颗高傲的头深深地埋下去。雷狮紧紧地抓着心口的衣料,大颗的泪水砸落。他痛苦的地低吼着,发出巨兽受伤时的咆哮。

那位过去的皇子此时无助的跪在地上痛苦地大喊。他感受到嗓子的刺痛,却只是更大声的吼叫。他不知道这眼泪是为谁而流。可是现在的感情万分复杂。委屈,愧疚,孤独,怨恨,痛苦,还有被他硬生生压下去,此刻又喷薄而出,痛彻他心扉的思念。骄傲的皇子此刻只能用这一懦弱无能的方法宣泄自己的情绪。他的五官扭曲的,大喊到全身脱力,手撑着地面咳嗽。他努力平复自己的呼吸,但是眼眶涌出的物质却怎么也无法止住。

但他最后还是抹去最后一滴眼泪,拉低头巾半遮住面孔,抱起那堆信站了起来。

是时候和过去说再见了。

雷家的历史中有过无数动乱。但他们都走了过来,并统治着一个星球。他们拥有很多,同时也背负很多。

雷狮想清楚了。他要回到那个雷王星皇室,担上一个皇子应有的职务。让自己扬名天下。

让他无时无刻都能看到雷狮这个名字。

————————————————————————
第二部分就完啦!看到这里不要慌相信我这是HE!HE!HE!!安雷酱辣么好我怎么舍得BE!

【安雷】请呼唤我

☆CP向为安雷
☆私心设定安比雷高
☆是HE
☆在ooc的崖边疯狂挣扎
☆谁ky我揍谁
☆大概说完了观看愉快|ω・)

(上)

“早安。”

不知道是第多少次了。雷狮这样想。如果不是遇见了安迷修,雷狮觉得他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养成向人问好的习惯。他和安迷修是大学时的校友,现在是恋人安迷修大他一岁,比他细心。每到早中晚时段雷狮都会收到安迷修的问好,有时候会带着几句闲聊,有时就是简简单单两个字。快三年了,一次也没落下。

雷狮在办公桌前坐下,看向墙上的时钟。刚好指向七点。熟悉的短信提示音响起,手机屏幕亮起来,弹出短信消息栏:早安。和平常一样,他笑了一下,像小孩得到糖果一样满足。

一天的工作完成,雷狮来到安迷修的面包店。“骑士面包”。在雷狮看来这是一个很傻的店名。安迷修的一位老师自称是位旧时的骑士,安迷修也在老师的影响下沾染上了骑士的气息,也常念着那所谓的骑士道。

推开木门,面包和薄荷草的香气扑面而来。“下午好!”安迷修在后台喊,“有什么需要吗?”

“给我来一个安迷修谢谢!”

“没有这样的面包。”安迷修笑了一下大声回答。“今天想吃什么,饿党先生?”

雷狮喜欢安迷修叫他的名字。那时雷狮刚入大学,和其它新生一起等待点名领教材。雷狮单肩背着书包,塞着耳机边听歌边等。“雷狮!”点到他了。喊话的声音清亮温和。声波透过周围嘈杂的人声、穿过耳机里播放着的金属音乐穿进他的耳朵,敲击着他的鼓膜,传进大脑。雷狮抬起了头。毫无征兆地,雷狮的心脏在那一刻似乎有了不同的反应,“嘭”的一声,像一片树叶落在水面,荡起圈圈涟漪。

“雷狮同学在吗?”那个声音又问了一句。雷狮回过神,高举起手,穿过人群走到那人面前。

那是一个大二的学长。棕色头发中有一撮翘起,细汗将几根头发粘在了额头上。大概是窗外阳光的原因,他微微皱着眉。他的眼睛像一池碧绿色的湖水,眼底的温和友善在阳光照射下轻轻荡漾。

“这是你的书。请拿好。”他递过手中的课本。“谢谢。”雷狮低下头闷闷地回答。那时候天气很热,那人的手却是微凉的,很舒服。雷狮听见有人和他打招呼。雷狮记住了他的名字。安迷修。

在那之后,雷狮就开始非常勤快的往二年级跑,频繁地找安迷修学长,找他问问题找他请教课程找他问操作方法找他帮忙修宿舍灯管找他换锁找他吃饭找他散步等等等等。更使用了某些手段让原本女生缘很好的安迷修成为了全校闻名的异性绝缘体。这一现象被列入了校园十一大未解之谜,而这原因只有雷狮一人知道。

一天雷狮又双叒叕去找了安迷修,说要问他学校里一棵树的历史并强行把他从准备大谈骑士精神的老教授面前拖走。安迷修被雷狮拉着绕了大半个学校,被带到一个没有人的角落。安迷修想问雷狮是那棵树,却被雷狮提醒看地上。地上有蚂蚁规规矩矩地排好,组成“我喜欢你”四个大字。这无非是表白用烂了的技俩,用大的毛笔蘸了糖水或蜂蜜在地上写字引来蚂蚁显出字迹。雷狮故作镇定,偏着头看着地上的字,边想着哪一笔没怎么写好边等这安迷修的反应。头发盖住的耳朵尖已经发红发烫。突然他的头被人揽住抱进怀里。“安迷修?”“没事……只是在下现在……有点高兴。”声音中有藏不住的笑意。“白痴骑士……”雷狮靠在安迷修怀里,闻着他身上的薄荷味,感受着他的心跳,觉得很安心。

在雷狮去过面包店那天的两周后,安迷修打开门,看见了门口拖着箱子背着大包小包的雷狮。“怎么了?”“我又被炒了。房东说我拖东西又损坏东西,也不租我房子了。”雷狮自顾自地放下东西换鞋进屋,“所以我也只能来你这了。”雷狮的随性和有些奇怪的脾气也确实不会让他在一个单位上呆多久。这次编辑当了一个多月也辛苦那个报社了。安迷修一边打扫出一个卧室给雷狮住一边谋划着有什么事能让雷狮帮忙。

第二天早上六点,雷狮被安迷修强行叫醒。“起那么早干嘛……”雷狮显然不太情愿。事业第一天不就该在家好好休息嘛。

“面包店开门比这还要早。必须在六点之前做出面包。不过我们今天暂时不用去店上,我们去买点盆栽。”安迷修耐心解释,并拉开了窗帘。“快点洗漱好出来。我们吃完早饭就走。”

到了花店,雷狮看着安迷修进店熟练的找了二十多盆盆栽放在那个拉了一路的小车里。
安迷修喜欢植物,尤其薄荷。这是雷狮知道的。可他真的没想到安迷修会一次性买下这么多盆栽。“你不要忘了你开的是面包房而不是园艺店啊。”雷狮皱着眉。“养花使人心情愉悦啊。”安迷修捧着盆薄荷笑嘻嘻回答。雷狮的心脏受到了轻轻一击,脑袋晕晕乎乎的抓起一盆紫罗兰。“那……我也要一盆。”安迷修眼睛里闪着光。“像你的眼睛。”

雷狮已经在安迷修家赖了将近一周了。顺便硬是和安迷修挤在一个房间,只在安迷修准备的房间里放了些行李。“今天开始你要和我一起去店上。”安迷修掀开雷狮蒙在头上的被子。“你总不能天天睡懒觉啊。”

“不是有那两个小孩帮忙看店嘛。”雷狮翻个身,把脸埋进枕头。

“艾比小姐他们要开始准备考试了。再说也不能总麻烦人家啊。”艾比和埃米是住在附近的中学生,有时安迷修会请他们姐弟帮忙看店。

雷狮最终放弃挣扎爬了起来。当安迷修换好衣服时,他看到雷狮抱着一摞旧本子站在他面前。“这是……?”

“日记交换。”雷狮抬起下巴。“光是看店也太无聊了。不如交换以前的日记看看?”于是安迷修也找出了自己的旧日记。他们各自抱着一摞旧本子开始翻看。安迷修坐在柜台里,雷狮坐在落地窗边,翻开彼此过去的记录。

“雷狮你小时候好可爱啊哈哈哈。”雷狮听到安迷修的笑声。安迷修看到雷狮小时候发出要成为世界第一海盗横行宇宙的豪言,还有对生活的各种嫌弃。羊皮纸上不羁的字迹倒也像他现在的风格。

“安迷修我说你认识我以前那么无聊的吗。”雷狮把纸页翻得哗哗响。安迷修的日记里只有单纯的记事。“今天帮老奶奶提东西了,很开心。”“今天帮助一位同学解开了问题,很开心。”“今天劝住了一场架,虽然受了一点伤,但还是很开心。”这里的字迹有点歪,大概是伤到了手。“安迷修你是个傻子吧被人打了还开心。”雷狮把腿翘在桌子上对安迷修喊话。“只是伤到手罢了。况且我也有防卫啊毕竟对方二十多人呢。”雷狮心想原来你打架这么厉害是个深藏不露的乖孩子啊。他侧过身去看安迷修,看见他低头读着纸上的文字。阳光照进来,头发在他脸上投下一小片阴影。安迷修的眼睛在阳光里变得通透,翡色的宝石被雷狮嵌进心底。安迷修低头看着封面上的名字,笑意几乎淹没那人的心脏。

晚饭过后。雷狮靠在从安迷修那儿抢来的独角兽抱枕上,伸直双腿占下了整个沙发。安迷修看着,抿了抿嘴,从厨房端出消食的水果。电视里播着新闻“下周将出现一场大规模的流星雨,我市的下周有持续晴天,是观看流星雨的极佳地点……”

“流星雨啊……”安迷修削着一只苹果。“我们去看吧!”他抬头看向雷狮。“可以啊,没问题。”雷狮来了兴趣。“地点你定?”“No prblem.”

接下来一个星期的生活非常平实。雷狮每天早上都被安迷修从被窝里剥出来。跟他一起去店上。艾比埃米抽空来过几次,看以安迷修恋人身份常被提起的雷狮真人时感到惊奇。“怎么会有男人喜欢星星图案的头巾啊。”艾比如是吐嘈。“这是海盗的审美。你小孩子不懂。”雷狮抬着下巴回答,换来小女孩的一阵嘲笑。每到这个时候安迷修就要总是像一个幼儿园老师一样担任调解的工作。

雷狮说是要帮安迷修一起守店。却总是没精打采的靠着安迷修。有时候干脆就靠在安迷修的身上睡一下午,弄得安迷修肩酸手麻。于是第二天雷狮就会腰痛腿酸站不起来。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文笔很烂见谅!
这篇会分成三部分发布
更新速度全看我打字效率X
最后厚脸皮地求个喜欢推荐关注叭(被打)

是家里的第一个孩子弥!
(。ò ∀ ó。)

Ask:嘉德罗斯作为人造神为什么要吃大量的高热量食品呢?
嘉:为了捂化一座冰山。

是一个晚自习突然冒出的脑洞
占tag致歉

Happy birthday to Anmicius.

这是第一次给安先生过生日呀
应该还是继续十九岁吧?
说起来安先生是我在凹凸里第一个一眼就决定吹的人呢
安迷修,大赛第五,人称双剑的安迷修,支持正义和骑士道。
总之啊安先生人设特别可爱我能磕一年——
抛下没马恶心帅之类的梗和cp滤镜,安先生当然是个可爱又温柔的人呢
想想还说些什么——
对啦
安先生生日快乐——
最喜欢您啦!吹安使我肺活量上升——

画了个蓝花井的咕咚。。没错就叫这名儿
原文是顾抒抒的蓝花井的咕咚√

「这时我发现,男孩的打扮迥异于一般小孩。他穿着一件海水蓝的旧衣裳,其实,连衣裳也算不上,顶多只能说是一条过膝盖的布袍子,光着两条腿,没有袜子,脚上直接套着一对看起来像是手工削制的木鞋。

尤其引人注目的是,他的脖子上裹着一条闪着光泽的长长围巾,简直像用刚刚在雪白的月光中采撷的光束织就的一样。」

突然就想搬来老福特看看有多少抒签(๑˙ー˙๑)